阿明szy

除了穿越黑暗之路,人不可能通向黎明。 
    ——纪伯伦散文集

说恶搞“黄河大合唱”有伤国人感情,与抗日神剧泛滥,其思维逻辑是一样的,就是基于政治正确,无关历史,也无关文化。

多地大雪影响交通,有部队上街扫雪,很辛苦,新闻也很正能量。
只是不懂为何要画蛇添足用士兵冻得红肿的手脚来强调过程的不易。这个跟以前报道抗洪救灾的士兵吃冷饭是一样的,固然能说明士兵能吃苦精神可嘉,但也暴露了军队后勤保障的严重不足。
现代军队水平的体现,除了武器,和士兵精神风貌,后勤也是不可或缺的。很难想象出来扫雪就手脚冻得红肿的部队会有多强的战斗力。如何使得各种恶劣条件下的非战斗减员尽量减少,是后勤的职责,但从抗洪到扫雪,改进依然不够。

起点站的火车,天桥下来就是14号车厢,1#车厢的可以健步如飞了。据说健步是最好的运动方式,想得真周到!
铁老大的服务意识,还是不能指望。

高铁电视正播放税务助力中国制造的广告片,这个冬天有点冷哈

太湖,巢湖,滇池等大湖的蓝藻打捞,跟每年旱涝灾害中的正能量相似,都非百姓安居乐业必须。打捞救灾以外,进行针对治理建设才是王道。只是事繁效迟,功劳可能都是下届或下下届的,也难怪没积极性。一如环保,有GDP才能顶子红,哪管身后一地鸡毛。

每年水旱成灾造成那么大损失,如果能将相当的资金合理使用于防灾减灾,持续数年下来,想必可以显著降低灾害发生概率,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均明显。只是事繁而效迟,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恐怕也只能流于书生议论。

存在即合理的野鸡大学?

新闻说教育部曝光381所野鸡大学,提醒刚完成高考的学子们。
不知道野鸡大学是如何定义的?是本身不合法,还是管理不规范?既然教育部提醒大家莫上当,想来至少其招生行为应定义为非法吧?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非法的学校,或其招生行为非法,作为国家教育主管部门的教育部怎么能允许这些野鸡存在并且公开招生办学?公开提醒的意思是教育部对这些野鸡也无能为力?
这样的提醒,跟其他很多的政府、专家提醒民众不要上当谨慎食用之类都如出一辙。我们有最庞大的政府,却要求民众采用自治社会的行动方式,这种逻辑却也太特色了!